帖子

显示2013年3月的帖子

无缘无故开心

Image
多年来我’d听说气功是身体康复的理想冥想,当我第一次尝试它时,我确实发现该练习使我感到更加体现和精力充沛。气功是基于中国静坐和静坐冥想系统的。它的核心是要认识到这个世界是由chi组成的,chi是一个无形的能量场,是纯净意识的动态表达。当我的健康状况在2009年夏天跌至新低时,我决定参加为期10天的气功康复疗养会,以更深入地探索这种做法。在第三天,我记得我们的老师在指导我们时坐在静修处:“送气到痛苦的地方,” he was saying. “想象一下,如果这些部分非常重要和强大,它们会与您身体的其余部分一起活跃地流动,它们将是什么样子。”当我坐在可视化的光线中,沐浴着痛苦的膝盖时,我发现自己开始怀疑,将一些说明判断为不正确。

意识的三种素质

Image
大约2,600年前,当悉达多(Siddhartha Gautama)(即将成为佛陀)坐在菩提树下时,他下定决心要实现自己的本性。悉达多对真理有深切的兴趣“Who am I?” and “What is reality?”促使他更加深入地观察自己,并照耀自己的意识。正如禅宗的故事提醒我们的那样,这种询问不是分析或理论上的探索。有一天,一个新手问修道院的住持,“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?”尊敬的老和尚回应,“I don’t know.”初学者很失望,“但是我以为你是禅宗。” “我是,但不是死人!”最强有力的问题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这一刻。要练习这种受佛陀启发的自我探究,我们可以静下心来问“Who am I?” or “现在谁知道?” or “Who is listening?”然后,我们可以轻轻地回顾意识,以了解真实情况。最终,我们发现没有办法

后退一步

Image
西藏老师ChögyamTrungpa曾经通过画画 V 大白纸上的海报。然后他问在场的人他画了什么。多数人回答这是一只鸟。“No,” he told them. “It’天上飞过一只鸟。”我们如何注意决定了我们的经验。什么时候我们’在执行或控制模式下,我们的注意力缩小,我们感知到前景中的物体—那只鸟,一种思想,一种强烈的感觉。在这些时刻,我们不’t perceive the sky—经验的背景,意识的海洋。好消息是,通过练习,我们可以有意识地使我们的思想倾向于不加控制和公开关注。我对通常所说的正式介绍“open 意识”通过dzogchen—藏传佛教的习俗在那之前,我’d在专心和正念方面受过训练,始终专注于关注的对象(或变化的对象)。在卓琴(Dzogchen),按照我的老师卓尼仁波切的教导,我们反复

I’m Nothing, Yet I’我所能想到的

Image
写作和谈论意识的本质是一个谦卑的过程。正如第三位禅宗族长所说:“话!方式超越了语言。”无论使用什么词,无论他们想到什么,’不是吗!尽我们所能’看不到自己的眼睛,我们可以’看不到意识。我们正在寻找的是正在寻找的东西。 意识不是我们的头脑可以掌握的另一个对象或概念。我们只能  be   意识.  一神论牧师的朋友告诉我她参加的一次宗教聚会。它以一个询问开始:我们指代神圣的语言是什么?我们应该称它为上帝吗?“No way”女权主义者维坎回应。“What about Goddess?”  浸信会大臣笑着说:“Spirit?”无神论者回答说,“Nope.”讨论进行了一段时间。最后,美国原住民建议“the great mystery”他们都同意。每个人都知道,无论他或她的个人理解如何,神圣本质上都是一个谜。  Awarenes